陈忠

陈忠简介


陈忠,男,曾用网名:散淡的人、雅戈、一枝笔、普度、隐鱼等。1960年出生于济南,祖籍河北,大专毕业,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。九三社员。曾在《金融导报》、《中国妇女报》做过记者、编辑,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、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东散文学会副秘书长、济南市作协副秘书长。出版个人诗集《在夜的旷野上》、《让面孔呈现面孔》(与人合集)、《空中之巢》(与人合集)《二重奏:羽毛一样轻舞》(两人集)《漂泊的钢琴》,并在几十家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。现在某文学刊物供职。 2005年4月18日创办山东名人网站。(http://www.shdmr.cn/)

我的电子信箱:chenzhong6042@163.com

陈忠

陈忠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康桥镶嵌在白色大理石上
翡冷翠的一夜镌刻在白色大理石上

这里没有诗人的尸骨
这里的衣冠冢,埋着的只能是栖息的灵魂

这座墓是空的
而这空
使我们阴阳两界的交流,不再有
光阴的障碍

广玉兰上绽放的三十五只白色的鸽子
已经凋谢;一块石砚
一本诗人的年谱,立体在那里
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8/7 23:02:02 陈忠 阅读(1205) | 评论 (0)编辑


她对你是心怀愧疚的
所以,她的容颜总是被泪水打湿着
即使在人间四月天
她也是寂寞的
那块木质的飞机残骸
一直悬挂在婚床的墙壁上
许多年后
当她乘坐火车途径你的故乡时
泪流满面
哀愁的样子
至今
让我忆起
都无法释怀那份抱紧的伤心
一声轻盈的叹息
是留给我唇边唯一的温存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8/7 23:00:11 陈忠 阅读(734) | 评论 (0)编辑


是的,浪漫是寂寞的
在此刻,没有一柄粉红色的油纸伞
忽然闪过

只有几支花儿落了;像你身后的几许落寞

硖石古镇,宁静,青苔小径上
缠绵悱恻着的情愫
磨损着谁
散落的泪影;在失语的风中,谁哭了

志摩,我只想对你说:风往哪里吹
浪漫就在哪里开花结果

2012、8、4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8/7 22:59:22 陈忠 阅读(860) | 评论 (0)编辑


当然有芭蕉、翠竹
是的,还有茶花,石榴

浅紫砂色的井栏、草坪,已皆非原物
犹如人去楼空

这里的红漆木梯已散去了寂寥的温柔
这里的清远楼
已看不见昔日拨弄琵琶的扁舟

假如你想看一天的星斗,假如
遐想只是一抹情愁,请记住:想飞
是每一个诗人最后的归宿

2012、8、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8/7 22:58:47 陈忠 阅读(767) | 评论 (0)编辑


在城市的一个拐角处
看见一架飞机,像是很久前看见过的大鸟
我听不见轰鸣声,只是感觉
它投下来的庞大阴影
将我单薄的影子
压弯得很低

接着,我听见轰炸声
在阿富汗某一个平民区,骤然响起
而且,很密集

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一日星期五 济南宝华街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1/1/1 21:30:31 陈忠 阅读(2649) | 评论 (1)编辑


我一直以为那个唐朝过来的旅人
还会坐回那张桌子的
继续用陌生的语言
和我谈些公主的趣闻
我认为他的气息会透过护城河边的柳林
抵达小酒馆的房门


所以我一直朝着古桥的方向凝视着
而窗外
没有下雪的天空
一直很灰


假如他真的出现了
并且带来一个风韵的美人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1/1/1 21:20:38 陈忠 阅读(2898) | 评论 (1)编辑


我和朋友的父亲从没见过面
也没有进行过一次交谈
只知道和我住得不远
都平行在一条铁路线上
朋友的父亲死了
死得很突然
心脏病让他没有活到新年

朋友离我住的很远
当然,也和他的父亲离得很远
朋友让朋友告知我
他的父亲死在了夜晚
我看到了很多花圈
看到了很多陌生的脸
当然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12/30 15:06:01 陈忠 阅读(6305) | 评论 (2)编辑


不再歌唱,就像不再附庸风雅地装模作样
不再歌唱,心里会少一些悲伤

秋天就要来了,可我依然没有找到河流的方向

当我从夏季中出来,带走的只有灼伤
再就是急速疯长的草香,和满目的沧桑
所有的欲望
都被空气燃烧成尘埃
而我将缄默地活在这个长满芦苇的世界上

我别无选择,只能从伤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8/24 22:32:56 陈忠 阅读(2886) | 评论 (4)编辑


一些枯萎,开始
铺张。秋天的雨滴,带着一种霍乱的情绪

纷纷倒毙之后的哭泣,让我们想起许多发霉的名字

用飞行的姿势,把荒凉无限地遮蔽
麻雀,将是这个季节的唯一

以后的日子,将会有许多植物蜷缩起身体
寒冷也会让许多人,开始
怀念旧日的火焰;在落满尘埃的房间里,表情迟疑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8/24 22:04:58 陈忠 阅读(2796) | 评论 (2)编辑


我不去想即将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找不到安置的地方
此时,一只漆黑的乌鸦,正耐心等待着
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的月亮

我不去想那列火车是否会穿过即将塌陷的桥梁
此时,一支冰冷的猎枪,正耐心搜索着
僵硬的身体发出的细碎声响

一切未知的情节,制造了危机四伏的气氛
而被风压扁了的花朵,依然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8/24 22:03:45 陈忠 阅读(2682) | 评论 (2)编辑


陈忠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